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日暮鄉關何處是 黃河岸畔游子愁

                        平陸太陽渡金雞堡關帝思鄉廟記

                        來源:發布者:時間:2022-07-26

                        □記者 張建群 薛麗娟 實習生 吉夢琳 文圖

                        人生中的每一次遇見,好像都是為了過去的約定,或者未來的重逢。比如,此次去平陸縣采訪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下陽城遺址時,忽然遇到了8年前遠望并念叨過的一處廟宇——平陸太陽渡金雞堡關帝思鄉廟。

                        2014年,本報記者尋訪鹽運古渡太陽渡時,曾經與金雞堡的關帝思鄉廟擦肩而過。那是5月份,初夏的太陽熱烈而耀眼,我們與市文物局的專家衛文革前往平陸縣老城,尋訪太陽渡。那天,正趕上太陽渡村修路,修的正是去往金雞堡的路。當時,路上塵土彌漫,橫放著修路的機械,我們便沒能進村,只在水邊上望了望對岸,聽了聽水邊農民講述的古渡往事。那次,站在水邊,回頭望,可見一座高高的土臺,矗立在黃河岸邊,聽衛主任說,那土臺子很有名,叫金雞堡,堡上邊有一座關帝廟。道路正在修繕,我們只能遠遠望了望,然后與它作別。

                        2022年7月21日,記者一行三人,前往平陸下陽城遺址采訪。因為是農歷六月二十三,同去的平陸縣文旅局文物股股長馬博文說,明天農歷六月二十四是關老爺生日,太陽渡村里有廟會,唱戲為關老爺慶生。咱們可以去金雞堡去看一看,那里的關帝廟不錯。

                        沿著上上下下的路前行,雖然忽高忽低,彎道也不少,但因為是新修好的公路,平坦整齊,我們順利地將車開上了8年前失之交臂的古老金雞堡。

                        金雞堡入口處赫然矗立一座殿宇,殿外有大香爐。殿內有關帝金色坐像,墻壁上掛滿了記錄關公生平的繪畫與楹聯和書法作品。能看出來,殿宇精心布置過。從香爐里厚厚的香灰看,平時來叩拜的人也不少。第二天就是關帝1862周年誕辰,鹽湖區常平關帝家廟將舉行隆重的紀念活動,沒有想到,這里的關帝廟也有活動。人們一早在廟里拜過關帝后,中午便去不遠處的村舞臺下看戲。

                        關帝思鄉廟

                        抬頭看去,殿宇中間的門楣上寫著幾個筆力遒勁的大字:關帝思鄉廟。聽馬博文說,這座思鄉廟雖然是新修的,但因為是在古關帝廟遺址上重修,有重要的傳承意義與文化價值。此處為古廟遺址,所以也是縣級文物保護單位,有專門的文物保護人員看守。果然,聽到車的引擎聲音,保護員鄧安兵師傅熱情地走過來。

                        據1952年出生的鄧師傅介紹,關帝思鄉廟原來就在這個位置,初建于唐天寶四年(745)。當時規模宏大,因為位于縣城邊上,渡口旁,又在鹽運古道上。過往商賈云集,人們敬奉關公的忠義仁勇,便建起了這座廟宇以祭祀叩拜,也祈愿關帝護佑過路商賈和一城百姓平安。

                        為什么把廟址選在金雞堡這座高臺之上,當地流傳有這樣一段故事。

                        當年,關公在老家常平為民除害,殺死為害鄉里的惡霸呂熊后,為了躲過官府追殺,匆忙上了中條山,沿著古鹽道逃往中原。從鹽池邊上了中條山,過了位于今平陸西溝村的下樂街,再往前跑便是太陽渡。關公一路快跑,沿路上了金雞堡后,再往前看,一條大河波濤洶涌擋住了去路。眼前正是通往中原的太陽古渡,渡口恰有一小木船。即將上船那一刻,關公站在高臺上回首望自己的家鄉常平村,忍不住淚眼潸然,他想,此去關河永隔,不知道何日才能再回這里?!凹亦l的親人啊,父老鄉親們,多保重??!”說完,他朝著北邊老家的方向拜了三拜,跳上了小船。此后,他與劉備、張飛桃園結義,復興漢室,威震華夏,立下了不世之功。

                        因為關公在鹽池背過鹽,又與平陸的周倉相熟,平陸人民堅定地認為,關公當年從太陽渡離開,站在金雞堡上望過家鄉。為了一解他的思鄉之情,人們在金雞堡上建了關帝思鄉廟。而且將廟門朝著北方,廟中的關公坐像面朝北方,可以時時眺望家鄉。

                        馬博文說,據他所知,全國所有的關帝廟,廟門朝北的可能只有金雞堡上這一座。因為它的獨特性,所以有重要的文化地標意義。

                        據鄧安兵說,關帝思鄉廟自唐代建成后,香火延續不斷。1947年,我軍從平陸強渡黃河挺進中原,為防敵軍追擊,便將渡河的民船就地銷毀,并給了船夫們一定的補償。隨后,趕來的敵軍到了河邊,發現一只船也沒有,便盯上了渡口邊上的關帝廟。他們將廟中的殿梁拆掉,將木料捆在一起,做成筏子,渡河運兵。

                        自1947年后,原來規模宏大的關帝思鄉廟只剩下一些斷垣殘壁。1957年,三門峽水庫蓄水時,水量增大,金雞堡臨河的一大段土崖因水沖刷浸泡,塌陷入河中,臨河的廟舊圍墻也被帶入河中。平陸老縣城的金雞堡關帝思鄉廟從那以后,徹底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關帝思鄉廟不在了,但是與其有關的故事,尤其是金雞堡的故事卻在當地百姓口中代代相傳,流傳至今。

                        據馬博文介紹,金雞堡所在的高臺,位置極高,而且很是開闊。高臺猶如龍頭凸出在河邊,在很久以前,人們從其北邊的平陸老城望過去,高臺就像一只大公雞在河邊伸長脖子高歌。尤其在有月亮的晚上,無論從堡子的東邊望,還是從堡子的西邊望,都可以看到高臺像一只金色的大公雞,在明亮的月光下振翅欲飛,頗富意趣。不僅居民們看到了金雞,連附近樹林里的鳥兒也好像看到了金雞,因而平臺上常常百鳥翔集,氣象非凡。于是,此高臺便被稱作金雞堡。從下陽城的古代君王到太陽渡的商賈行人,常于明月之夜在堡上歌舞賞月,形成了著名的平陸古八景之一——“金雞夜月”。

                        相傳,金雞夜月之景觀,迄今已近三千年,是平陸史志中記載最長、最翔實的自然和歷史人文景觀。然歲月滄桑,原古跡已不在,僅留臺基。今人在臺基上,修了一座金雞雕塑,由此可見,金雞夜月在當地人心目中的位置。

                        雄山大河是一方生民的生存依傍和屏障,而傳說故事則是一種精神營養,富有溫情和色彩。黃河岸邊金雞堡的地名留下來了,人們為了紀念這個美麗的名字,專門修建了金雞雕塑,置于高臺之上,讓這一處河邊高地有了幾分文藝和厚重。

                        關于現在的關帝思鄉廟,據介紹,與平陸縣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關陜平有關。關陜平對當地老百姓常念叨的關帝思鄉廟很有感情。他曾撰聯一副記載此廟事跡。聯曰:廟宇遍華夏然山回西北面仰北斗謂天下思鄉者有幾?神威震古今看水繞東南座倚南極炳乾坤大義者第一。

                        對這一建制特別的關帝思鄉廟和金雞夜月故事,平陸縣相關部門非常重視,為其歷史文化傳承,專門修繕了關帝思鄉廟的正殿,也修建了從黃河一號旅游公路到金雞堡的路,方便人們上至堡頭,眺望黃河,懷想古今。

                        如今,歷史已經遠去,平陸老縣城早已因三門峽水庫蓄水而搬遷新址,太陽渡口也因三門峽黃河公路大橋的建成不再繁華。我們去時,新修的三門峽黃河公鐵兩用大橋橫跨南北,為大河天塹增加了新的通道。有金雞堡,有關帝思鄉廟,這一段黃河的風光,更溫柔也更耐人尋味了。

                        延伸閱讀:

                        太陽渡位于平陸縣老縣城南不足2里的黃河北岸,是一個古老而又悠久的渡口,因為和太陽城毗鄰而得名。

                        春秋時,太陽城稱為大陽城,意為大河之陽,漢代初年設置縣,名曰大陽縣,古時“大”與“太”同義,故又稱太陽城,渡口也稱太陽渡。

                        同茅津渡一樣,太陽渡是河東鹽運往中原等地區的又一個重要渡口。幾千年的時間里,太陽渡將潞鹽源源不斷地運往黃河南岸,它見證了河東鹽忙碌而輝煌的往事,記載了河東又一口岸因為鹽運而繁華的歷史。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