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助力清廉運城建設的一出戲劇力作
                        ——鹽湖區蒲劇團新編蒲劇歷史劇《大明廉吏曹于汴》觀后

                        來源:運城晚報發布者:時間:2022-07-29

                        □記者 樊峻峰

                        19日晚,記者在鹽湖會堂觀看了鹽湖區蒲劇團新排的歷史劇《大明廉吏曹于汴》。在欣賞蒲劇藝術魅力的同時,再次領略到河東先賢曹于汴志行高潔、風節凜然的神采,也為鹽湖區挖掘地域廉吏資源、打造本土特色劇目、創新蒲劇表現方式感到由衷敬佩和欽慕。

                        曹于汴,解州安邑人,明嘉靖三十七年生于安邑胡家巷(今鹽湖區老東街附近),字自梁,號真予。曹于汴自幼聰穎,知識淵博,曾任西席教師10年有余。明萬歷十九年應鄉試,考取舉人第一名,第二年赴北京,應壬辰科殿試,經過奉天殿(今太和殿)唱名,欽點進士及第。初授江蘇淮安府推官,萬歷二十五年外察優等,被提拔進京任給事中。崇禎初,拜左都御史,振頓憲規,尤以翦除遼東鎮守總兵李成梁,并以此扳倒權奸魏忠賢而聲名大振,史籍留名。

                        該劇截取了曹于汴為官生涯當中最具代表性的重大史實。明朝天啟至崇禎年間,魏忠賢閹黨把持朝政,勾結戍邊重臣李成梁,大肆貪墨軍餉賦稅,中飽私囊。崇禎下旨命曹于汴徹查遼東案,曹于汴遠赴遼東,明察暗訪,搜尋證人證據。三堂會審李成梁時,奸人暗中作梗,致使證人當堂翻供。后曹于汴又被奸人所陷而下獄,曹于汴將計就計,暗施離間,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誘導并說服李成梁道出關鍵證據。在安邑老家丁憂的曹于汴與趕來安邑搜奪證據的閹黨頭目陳永壽明爭暗斗。由于不滿后繼者審理遼東案,崇禎下旨將曹于汴“奪情”。遼東案在曹于汴獲得關鍵證據后得以結案,魏忠賢閹黨最終被徹底翦除,大明從此了卻閹黨之患。

                        該劇首演,不論劇場效果還是觀眾熱議,都表明了在蒲劇劇目建設和蒲劇舞臺藝術形象創作方面,均取得了圓滿成功。

                        首先,該劇反映了河東籍廉吏曹于汴一身正氣、疾惡如仇、清白如水的為官生涯,截取了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中,曹于汴最具高光的片段,挖掘出了重大歷史事件當中具有現實意義的硬核內蘊。作品立意高遠,主題宏大,案例警世,法理示人,充分體現了作者仰望河東先賢的強烈歷史使命感和挖掘廉吏文化時代價值的高度社會責任感。

                        河東人曹于汴是中國廉政文化史上一位著名的廉吏,史料記載詳細,民間也多有傳頌。傳統戲劇中的《走雪山》《反大同》也多有涉及,可以說,就清官形象而言,早有珠玉在前,但編創者沒有拘泥于以往的固化形象,而是推陳出新,勇于探索,積極開掘新的題旨,尤其可貴的是以新時代的發展眼光,將視野投射到更為廣闊的藝術創作空間。

                        利用傳統戲劇文化發揮高臺教化作用,是藝術創作者一個非常重要的藝術初衷。廉政題旨的劇作往往立足真實的、公眾耳熟能詳的故事,如果創意沒新意、表現手法不創新,很容易落入俗套,流于演故事,形成不了戲劇的沖擊力量和震撼效應。因為真正抵達觀眾心底的東西,一定要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說白了靠的是脈絡延展、一波三折,通過案情的層層推進,脫胎于真實史料記載,成熟于典型人物塑造。這出受到觀眾激賞的大型廉政劇目,極大地豐富了廉政戲劇人物群像。

                        其次,劇情構架突出戲劇沖突,緊緊依靠人物性格和人設定位,鋪排情節,從容大氣,基本收到在方寸間陳列宏闊氣象、盡展歷史煙云的效果。

                        劇作圍繞“一人一事一主題”的主線條依次推進,將每一細部的情節單元和矛盾沖突集束分組,完美地服務于主題。劇情環環相扣,步步驚心,節奏感非常強烈,將傳統戲劇的場次勾連和事件發展的內在邏輯關聯巧妙地融為一體,流暢自然,氣韻貫通。觀眾在戲劇造設的故事情境中,隨人物性格或悲或喜,或歌或泣,完全沉浸到舞臺藝術氛圍之中。

                        第三,主要人物形象立體逼真,鮮明生動,將歷史人物豐富的內心世界呈現于舞臺。曹于汴的扮演者孔向東,是國家一級演員、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他在塑造這個人物時,準確把握了人物“志行高潔、風節凜然”的性格特質。文戲中,他沉穩睿智、勤勉敬事,暗訪、獄中感化李成梁時,將一個賢能官員的智慧、謀略表現了出來。為了體現曹于汴的正氣凜然、義正詞嚴,不論是朝中對質,還是靈堂變公堂的沖突,演員在表演手法上,都表現出了決絕、果敢,斬釘截鐵、擲地有聲,以此凸顯出他的疾惡如仇。情節鋪展得當、矛盾沖突激烈,客觀上為孔向東發揮高亢純粹的聲腔提供了更廣闊的平臺。他利用自身的完美演繹,憑借痛快淋漓、蕩氣回腸的風格和氣勢,將劇情逐漸推向高潮。

                        第四,本土人文元素的巧妙融入,體現了濃郁的河東鄉幫文化特色。曹于汴念念不忘同鄉的前朝廉吏薛瑄,遭陷后思鄉情切,不由得回想起家鄉的關帝廟、涑水河、鹽池、桃花嶺,甚至風味小吃羊肉泡等,這也非常契合主人公當時的心理活動痛點。柳宗元在外為官多年,一直以柳河東自號,把家鄉時刻銘記在心底。司馬光晚年編著作品,干脆取集子名為《涑水紀聞》。不惟古代,就是時下,在外闖蕩,又有誰能不受故鄉的情感羈絆?!這場戲雖只有幾句簡短的唱詞,但符合情境,具有情感內蘊和邏輯關聯。歷史上的曹于汴,致仕還鄉后,在河東辦學堂、沿街賣豆腐等真實史實,更為該情節的合理提供了性格特點及情理依據。

                        王青麗飾演的侯氏夫人,樸實大方,情感真摯,在唱腔處理上,柔美、細致、流暢自然,更襯托了男主角的棱角和硬朗。另外,扮演陳公公、李成梁、劉奎生等人物的演員,也都完成了所擔當的角色使命。

                        總的印象是,該劇主創團隊整體年輕,呈現的作品從舞美、燈光到舞臺調度都融入了時尚的表現手法,創新亮點不斷。中心唱段“千層底”等也都歷經多次打磨,在烘托主人公的家國情懷方面起到良好的效應。該劇音樂設計上也緊扣劇情,融為一體,在驚險、恐怖中又有明麗、柔情的調節,既堅守了正宗的蒲劇唱腔,又在主題曲獨唱、和聲中吸收了晉陜流行風味音樂素材,增強了音樂感染力,更貼近當代觀眾的欣賞習慣。

                        清風激蕩警世鐘四時不歇,作風建設正氣歌八方唱響。當下,全社會弘揚廉政文化的氛圍日漸形成,建設清廉山西、清廉運城工作層層推進,深入人心。該劇的適時推出,是本土豐厚的廉政文化資源煥發新時代價值的生動體現,為我們利用優秀傳統文化助力清廉運城建設探索出一條新的途徑,提供了新的歷史鏡鑒。

                        據悉,排演該劇是鹽湖區紀委監委貫徹落實區委“全面建設清廉鹽湖”的具體實踐活動之一。今年以來,鹽湖區紀委監委在深入挖掘大明廉吏曹于汴史實的基礎上,利用蒲劇這一深受廣大觀眾喜愛的戲劇形式,組織了實力雄厚的主創團隊,依據《明史》素材創排了該劇。在創作過程中,區委、區政府牽頭領導,區紀委監委、區委宣傳部主辦,區文聯、區文旅局協辦,區蒲劇團以強大陣容傾情奉獻,將河東豐厚的廉吏文化資源又一次轉化成營造清廉社會氛圍的具體實踐,為助力清廉社會建設、豐富河東廉吏舞臺形象作出了貢獻。

                        該劇主創人員告訴記者,歷史劇的正式推出,還需多次打磨,還要經得起公眾的評判。下一步,他們還將根據收集到的各種意見,精心打磨,反復修改、完美,力求盡快將這一臺劇目推向更廣闊的空間,讓更多觀眾緬懷廉吏史跡,禮敬河東先賢。

                        攝影 記者 朱超逸丁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