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雞頭米老了

                        來源:運城晚報發布者:時間:2022-07-30

                        □黎建月

                        苦盼的雨季,雖然曲曲折折,但終于還是澆滅了暑天的戾氣,讓我們肺腑暢快,一番自在地呼吸。

                        雨在北方的暑夏是貴客,一旦稀有,而成稀客,人間就麻煩了。

                        年輕人會不自覺地翻看手機,從中尋找雨的蛛絲馬跡,像在等一場久違的情侶約會。而上了年紀的人,如果正好有老寒腿,便會時不時搓自己的膝關節,似在打聽“貴客”什么時候能到。

                        院子里的狗,則伸出長長的赤舌,呼哧呼哧,與主人手中的扇子遙相呼應著,若正有客人來,乍一見,也是一樂。

                        門口新栽植的梧桐樹,蔫蔫的,仿佛徹徹底底對“鳳凰來棲”失去了信心。樹上的葉兒們能卷盡卷,半成品的雪茄煙似的,就差劃一根火柴了。

                        汗流浹背,驕陽似火,這些老詞會再次被翻出來。好在家有電風扇、空調,單位有集中供的冷氣??墒窃诩液蛦挝恢g的大街道呢,則是“三不管”。十分鐘的路程,猛蹬自行車,腳后跟的勁兒都用上了,只為能躲太陽。

                        頭皮突然成了夜市里被烤的魷魚片似的,就差散調料辣椒面,嗞嗞響了。女人們更是豁出去了,施盡手段,把自己蒙得面目全非,美丑不顧了。

                        真是一幅刻骨銘心、地地道道的暑熱自畫像,如假包換。

                        現在好了,要入八月了,夸父追日也終于得手了似的。其實,卻是前幾天受用了幾場期望中的及時雨,灌了幾口黃湯,驕陽終于伏法了。

                        現在,當然是好了。雨過天晴,輕風吹著,植物們精神,人也精神,初春淺秋一般的感覺。

                        只是還無法判斷,是真的就這樣一路順風順水至清涼境地了呢,還是另有一頭秋老虎在前頭拐彎處候著?

                        媽如果在,一定會一邊搖著蒲扇一邊說:有早有晚了,熱不到哪去了。

                        此境正當,此情尚在,可是再也聽不到老媽插這一嘴了。

                        這一念頭乍起,心便沉沉不浮,禁不住淚水注滿了眼眶。越來越好的這日子呀,我怎就成了沒爸媽的孩子了,心底又泛起一陣陣的苦來。

                        小暑六月節,七月流火,卻正是大暑節氣,中伏日歷,怎么反彈琵琶,說起清靜涼爽的話題了呢?難道是接下來的“立秋”忍不住插隊,要提前介入么?

                        人在季節里走,即使可以討巧卻不好繞道。想想,也幸虧有這春華秋實、夏菡冬蘊的季節往復,讓我們知冷知熱、知苦知甘、知煎熬、知清爽,不然,溫水煮青蛙一般,一個味道下去,從一而終,如何了得。

                        周末,看見路邊的水果攤有人在夾新核桃賣,一堆剛剝出來的新核桃和一筐扔出去的青皮,清白分明。我不由得想起前幾日讀來的汪曾祺散文中的句子——雞頭米老了,新核桃下來了,夏天就快過去了。

                        雞頭米,是南方客,而新核桃屬北方果。如此說來,無論南方還是北方,這不可一世的炎夏,終于是要過去了。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